华人彩票平台注册开户|彩票平台租用
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華夏小康網  >  科技 > 正文

高通CEO八千字訪談實錄:與蘋果和解是巨大的里程碑

文/天空社 承曦

周三,美國高通公司和蘋果意料之外簽署了和解協議,外界認為蘋果是在壓力之下被迫和解,此次和解是高通公司的一次巨大勝利。據外媒最新消息,高通首席執行官莫倫科普夫在接受采訪時談到了和蘋果公司和解的一些內幕。

深網 | 一張遲到的船票與塵埃落定的全球5G競爭格局

以下為訪談內容實錄:

大衛·費伯:讓我們直截了當地說吧,事實上,高通首席執行官史蒂夫·莫倫科普夫(Steve Mollenkopf)加入了我們的行列。史蒂夫,我們很高興你今天早上來到這里,當然是在那個大新聞之后的第二天。我想,第一個問題,對于我們這些密切關注這場爭端的人,考慮到高通和蘋果之前的吵吵鬧鬧,以及整個事情的來來回回溝通,你們是如何達成和解協議的?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我認為像這樣的交易不是一夜之間達成的。你知道嗎,這需要在兩個團隊之間進行大量的討論。蒂姆(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和我在一起談了很多。我們最終達成了一項兩家公司都喜歡的交易。你知道,這真的為兩家公司之間更自然的關系掃清了道路。我們當然喜歡一起研究產品。這就是我們現在要做的。

大衛·費伯:是的,很明顯你是帶著某種要求進來的,他們也是和他們一起來的。我們都知道他們在哪里,而且似乎相距很遠。你在和解談判中的籌碼是什么?是不是5G的到來,或許是蘋果無法在市場上推出一款擁有合適芯片的手機,讓你有了達成和解的籌碼?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不,我想,這是一種混合的東西。非常廣泛的和解協議,如你所知。這是一項涉及我們所有技術的許可協議。這是一個具有擴展選項的長期許可協議。這是我們一起使用的第一個直接專利授權協議。

大衛·費伯:而且不是和蘋果代工企業簽署的。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正確。

大衛·費伯:和蘋果公司本身簽署,是嗎?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正確。就其本身而言,這是一個巨大的里程碑,實現這一目標既困難,又有許多問題要解決。我們顯然想在產品方面合作。我們有一個多年的產品協議。所以,你知道,每一方都發現了一些有用的東西。有一筆付款也回到了高通,就像你可能想到的那樣。

大衛·費伯:嗯,他們欠你數十億美元的未付專利費。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對。

大衛·費伯:現在,當然,從技術上講,這些都是蘋果代工廠造成的。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對。

大衛·費伯:你得到數十億美元的費用了嗎?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嗯,我們沒有透露支付金額。你知道,真的,我要說的是,今天,我們把所有這些都看作是過去的事情。你知道,我們現在專注于產品,向前邁進,做我們必須做的每一件事。

大衛·費伯:我們想和你談談未來。但我只需要一分鐘,我是說,這是一場兩年的戰斗。雙方都說了一些相當難聽的話。我想,就你的談話而言,你是如何彌合與庫克先生個人之間的分歧的呢?你知道,再一次,我們試圖理解為什么我們得到了一些人會認為是一個意想不到的解決方案,正如昨天在Curiel法官的法庭上開始的開場辯論。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是的,我想,你知道,我們一直在討論時機問題。我已經談過時機了。事實證明它和那個非常相似。你知道,在這件案子里,我們很可能在法庭的臺階上走了幾步。但是,你知道,不同公司可以找到一種合作的方式。現實是:兩個偉大的產品公司,這是一個自然的位置,他們一起工作,想要一起工作。我們過去曾這樣做過,并在將來找到了這樣做的方法。我很高興情況就是這樣。

大衛·費伯:我們有更多的問題要問你,但是如果可以的話,回到交易本身。你不會告訴我們從蘋果向高通支付了多少錢。我想,你也不會告訴我們你每部手機能拿到多少專利費吧。我是說,昨天在法庭上,你的律師埃文·切斯勒似乎表明你每部手機能拿到13美元。他在公開法庭上說過,我想,我看過筆錄了。我想應該比這還少。有人說高通提議每部蘋果手機收取7.50美元專利費,但他們不接受。你能告訴我們你希望的iPhone專利費嗎?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我們不能披露。

大衛·費伯:你不會吧?

史蒂夫·莫倫科夫:不,我們不會說的。

大衛·費伯:而且這個信息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電話會議上,或者其他類似的地方?當你報告你的財務業績時,我們也不會知道嗎?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正確。

大衛·費伯:有何不可?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嗯,像這樣的交易,有很多相互交換的價值,它最好保密。

大衛·費伯:好的。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我們確實試圖給出一些暗示,至少對我們的業務意味著什么。所以,我們給了,你知道的,在網站上的一些東西。我們向監管部門提交了8K報表,基本上是說,當產品開始轉移時,由于這筆交易,大約有2美元的額外收益,這對我們來說顯然是非常重要的。但別忘了他們是個大客戶。我們很高興有能力向前邁進。順便說一句,如果我們不認為這對我們有好處,我們是不會簽協議的。我相信他們也是這么想的。交易就是這樣產生的。而且,你知道,我們很高興。

吉姆·克雷默:你知道,史蒂夫,我想澄清一些事情。這是件大事,但你說蒂姆和我談了很多。我在一月份和蒂姆·庫克談過,他表示(和高通公司)沒有太多的談話,好像就從來沒有。我是說,雙方溝通是后來的事嗎?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吉姆,我要告訴你,回到這筆交易,它是如何達成的,我只想告訴你:如果公司里的高層不多說話,這些事情就不會結合在一起,如果CEO們不多說話,這些事情也不會一起出現。其實我們有很多討論。很明顯你不會在開場辯論的那天早上把這些放在一起。我們很高興能在一起。

吉姆·克雷默:對。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我相信蘋果方面也是一樣的。但是我可以告訴你重點,明確的重點是讓我們把產品放在一起。我們在產品方面的合作有很長的歷史,我們很高興能再次合作。

吉姆·克雷默:你會做什么特別的事嗎?因為現在看起來這是一種非常特別的關系,以后高通會讓蘋果的5G手機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好?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你知道,我們有很多客戶。

吉姆·克雷默:得了吧。

吉姆·克雷默:你只是中立?我是說,這次和解被稱為凡爾賽條約,貝爾斯登研究公司坦稱之為凡爾賽條約,我必須相信蘋果從你那里得到了一些特別的東西,史蒂夫?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你知道,我們會盡我們所能給每個人最好的支持。我們不會向每個人說不同的話。

吉姆·克雷默:你有。好的。有沒有什么東西能讓蘋果更快地做到這一點?這可能是什么時候?因為很多人覺得蘋果落后了。你是5G先生。蘋果落后了嗎?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你知道,老實說,我永遠不會談論一個人的產品計劃。但我會告訴你,高通是興奮的,我們有整個團隊來支持他們。

卡爾·昆塔尼拉(Carl Quintanilla):這確實讓人感覺到,你做得很好的一件事就是,在這場激烈的爭論中,你踩著踏板走向了研發和創新的獎章。最后,從一個局外人的角度來看,這讓他們產生了這樣的想法,那就是,如果三星得到了很多這樣的東西,可能會發生什么。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嗯,我不想描述他們為什么要做這些事。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們把踏板放在了5G的獎章前。我認為這對這家公司來說是正確的,我相信這對這段關系也很重要。太多了。你知道,5G的影響將是巨大的。不僅在智能手機空間中,而且在手機空間之外。我們認為我們是明確的領導者,我認為這不僅對我們的客戶是一件好事,對我們的股東也是一件好事。

卡爾·昆塔尼拉:現在有沒有一個產品上架的好時間表?或者這是蘋果該宣布的事情?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嗯,我們不會談論蘋果的產品計劃。這顯然是5G的開始之路。我想我們兩周前在Verizon網絡上推出了一款手機。這是世界上最早的一次,我們對此感到非常興奮。

吉姆·克雷默:史蒂夫,你有回購股票的歷史事實上,你的股票回購壓力很大。你有很多錢。你打算做什么?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你知道,我們現在就要處理這筆交易。

吉姆·克雷默:不,你看,我是想讓你說些什么-我們都會說,‘嘿,史蒂夫真的在CNBC上透露了一些消息。’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真正做到這一點,所以我要試著-你喜歡提高股息嗎?你喜歡回購嗎?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嗎?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所以,我想說,如果你延長你的時間范圍,昨天可能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新聞日。你知道,我們不需要在兩天內做兩件事什么的。

吉姆·克雷默:我不知道。

大衛·費伯:史蒂夫,對于那些指責高通公司收取過高專利授權費,并以一種不適當的方式將芯片產品與知識產權聯系在一起的人來說,這是不是讓所有的事情都消失了呢?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嗯,你知道,我們對這一點的看法,我想回顧一下過去15個月的歷史,如果你回顧過去15個月,我們簽署了主要協議,或者是去年1月與三星(Samsung)簽署了一項協議的延期。我們剛和蘋果做了一筆大買賣。我們仍然有一個問題與一個大的OEM,即華為,我們做了一個臨時協議,與他們,如你所知,回到我們的上一次盈利電話會議,我們披露了這一點。所以,但是,當我們回顧歷史的時候,我們實際上已經把那些有很大影響力的大客戶從名單上剔除了。我們有很大的價值,我們能夠證明我們在歷史上的想法。

大衛·費伯: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的案子已經結束了,但還沒有收到法官的答復。這對你還是對高通及其商業模式來說仍然是一個風險?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是的。我想,你知道,我們確實在一月底完成了審判。我們在等法官裁決。我想,我很難多說這件事,但是,你知道,當法官做出裁決時,我們會處理這件事的。

大衛·費伯:但是,這些和解協議,包括昨天與蘋果達成的和解協議,是否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了這一裁決,而不管它可能是什么?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我不這么認為。我想當我們看到這筆交易的時候,我們很高興能做到這一點。我們能夠達成協議的環境顯然正處于一場審判中。但是,你知道,法庭會做出決定的。

大衛·費伯:因為考慮到法官在審判過程中的評論,有些人擔心事情看起來并不像是你想要的那樣。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我想我們對審判的進展很滿意。

大衛·費伯:是嗎?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如果你看一下記錄,看看我們爭論的內容,我們有一個很強的理由。再說一次,一切都掌握在法官手中,我們會等待她的決定。

大衛·費伯:卡爾提到你的研發經費。我的意思是,在這場訴訟大戰中,你們決定增加研發經費,當你在很大的壓力下,在成本方面。你做了那個決定。你為什么干那樣的事呢?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信不信由你,它實際上比那要早一點。

大衛·費伯:是的。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因為在這個行業中無論發生什么事情,你不會想錯過通信技術轉型。比如從3G升級到4G,從4G升級5G,這對于保持您的領導地位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它還使您能夠真正地開拓業務,并將業務擴展到新的領域。在5G上比任何其他代次躍遷都更正確。我們想確保公司能夠做到這一點。我們增加研發支出的同時,也進行了控制成本的措施。因此,我們很高興能夠做到這一點。這是一個很好的決定,老實說,我為高通團隊能夠在外界看起來很分散的情況下執行這項任務感到非常自豪。

卡爾·昆塔尼拉:5G有什么特別之處?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5G設計的目的,是讓汽車、自動駕駛汽車、互聯教育等設施有史以來第一次接入移動通信網絡。所以,我們今天的問題不是‘我們有偉大的技術領先優勢嗎?’而是“我們如何將其擴展到新的行業?”這個很好的問題。期待著用我所有的精力來解決這個問題。

吉姆·克雷默:你知道,史蒂夫,我知道你會說,‘吉姆,你為什么一直在想這件事?’但我要播放的是我對蒂姆·庫克采訪的一個小片段。我們會把這件事搞清楚的,我們以后再也不會提起這件事了。所以,讓我們播放視頻,你有一個東西在你的耳朵上,讓你可以聽到我聽到的。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是的。

(插入采訪庫克片段)蒂姆·庫克[1月8日]:我們在高通遇到的問題是,他們的政策是不簽署專利許可協議,就沒有芯片。在我們看來,這是非法的,許多不同國家的監管機構都同意這一點。其次,他們有義務在公平、合理和不歧視的基礎上提供他們的專利組合,但他們不這樣做。他們收取過高的價格,他們有很多不同的策略來做到這一點。

吉姆·克雷默:另外,當我問他你對他們做了什么時,他說,‘事實是,自從去年第三個季度以來,我們就沒有與他們進行過任何和解談判。’。這是事實。所以,我不知道這種想法從何而來。所以,對我來說,這就是戰爭。他還指出根本沒有談判。所以,我知道你可以說這是過去的事了。但是我們必須揭開過去的面紗,這樣它就不會在未來發生。對嗎?我們必須了解過去。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你知道,吉姆,真的,談論過去和一些他說的,真的沒有那么有幫助。我可以告訴你,現在公司的活力在哪里?現在這些公司的活力就是讓我們想出如何盡快提升的方法。我可以告訴你,我們的關系集中在這個問題上。我不僅在我的團隊內部,而且還與蘋果團隊進行了很多討論。這就是焦點所在。

大衛·費伯:我們都可以假設你不會在不談判的情況下達成和解。

史蒂夫:是的。

大衛·費伯:我們能不能至少假設一下?

史蒂夫:是的。

大衛·費伯:兩家公司的交流不可能發生在思想交流或是其他不涉及對話的通訊設備上。

史蒂夫·莫倫科夫:公司們要達成這樣一個復雜的協議,你必須得談一談。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像這樣的公司,他們會繼續前進,他們會轉向自然合作的東西,也就是產品。我們都很興奮。

吉姆·克雷默:你是說那些罵人的話都在你身后了。我是說-你基本上是個海盜。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別說這些了好嗎。

吉姆·克雷默:沒有?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不。

吉姆·克雷默:好吧,現在,告訴我們一切都很好,你們彼此相愛。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吉姆,我有一只狗,我有孩子,我有所有這些人們一直都喜歡的東西。我可以告訴你,我們是兩個以產品為中心的組織。我們在研究產品。我們過去曾這樣做過。我們喜歡這樣做。我們做得很好。我可以告訴你,這就是焦點所在。這就是我們興奮的原因。

吉姆·克雷默:5G是不是太棒了,我有一部好手機,你覺得5G出來后我該去買一部新的嗎?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我一直認為人們應該買新手機。我期待著你盡快買新手機。

大衛·費伯:你知道嗎,史蒂夫,你對我們來說是多多少少的,我們都很感激你。在這段時期里,我們經歷了很多艱難的時期-我的意思是,我的-從某種程度上說,很難想象這位首席執行官在面對更多潛在的危機時會是誰。不管最初是在中國,當你接受這份工作并在那里定居時,韓國,博通的敵意收購,以及隨后可能會失去很多董事會成員,并以某種方式設法避免由于美國當局的介入而被接管。還有恩智浦的收購交易,你后來沒有成功。當然,就這一切而言,與蘋果的這場糾紛。高通的劇情結束了嗎?

史蒂夫·莫倫科夫:嗯,我希望如此。但現實是,當你在開發有意義的、與全球許多行業相關的技術時,你就會引起人們的注意。只要你有一個技術領先,你可以通過你的方式通過。我們過去做到了這一點-在過去五年多的時間里當然能夠做到這一點。我相信會更平靜的。但我可以告訴你,我很高興高通有這樣的地位。

卡爾·昆塔尼拉:你如何告訴其他企業領導人,如何應對重大的政治形勢、重大的法律形勢,以及如何不把你的目光從工程技術領域移開?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我有一個強大的團隊。他們對技術感到興奮。當你看一看高通發生的事情時,大概有30個人在擔心所有影響這一事件的變化。整個組織的其他部分都專注于生產優秀的產品。如果他們繼續這樣做,很容易解決這些和蘋果的糾紛問題,盡管看起來很戲劇化。

大衛·費伯:好的,讓我們考慮一下未來。或者,你知道,這是高通,現在有這么多的背后,可以想象。但你沒有收購恩智浦。你沒有被收購。你已經和蘋果和平相處了。在這一點上,你已經或多或少地與世界各國政府實現了和平,盡管我們還不知道公平貿易委員會的結果。你現在做什么?例如,你考慮過另一筆大買賣嗎?你有沒有重溫在恩智浦方面顯然想要做得更大的想法,即使是在物聯網中,或者更多地連接到汽車上呢?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嗯,我認為我們有選擇,這是很好的。我們要處理這件事。我們要做5G。擺在我們面前的5G坡道,我們一直在談論其中的機會,在很多方面都是在這個行業中創造的。我們有很多機會去做那件事。我們希望有能力去做更多的事情,并且希望有更多的選擇去做你提到的一些事情。

吉姆·克雷默:去年12月,特朗普總統說,中國現在對高通收購恩智浦保持開放。你們立即發表聲明說:“我們很高興得知這一消息,但時間已經過去了。”時機用完了。史蒂夫,你需要手機之外的更多業務。恩智浦是一家偉大的公司。我知道有分手費用之類的。他們太棒了。他們還沒有一個我認為是繼承人的人。我想促成這筆交易,因為這將使你有一個更高的價格。為什么不行?太天才了。你為什么關上門?為什么鐘沒電了?這是特朗普總統給你的。為什么不見見他們把這件事做完呢?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吉姆,行業邏輯很有道理。

吉姆·克雷默:太好了!我們開始吧。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但我想這艘船可能是在自己的航線上航行,瑞克和他的團隊,很棒的公司,很好的行業位置。我們真的錯過了早些時候做這件事的機會。

吉姆·克雷默:我們可以弄到,它沒有-門還沒關上。火車還沒有離開車站。

大衛·費伯:恩智浦甚至連一筆錢都拿不到。

卡爾·昆塔尼拉:這是免費的。

大衛·費伯:他只是喜歡動作。

卡爾·昆塔尼拉:這是并購中最劃算的交易。

吉姆·克雷默 :我希望這只股票的價格是100美元。如果你說,‘聽著,你知道嗎,我們對所有的可能性都是開放的’,我們可以達到100。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我很感謝你的建議。這是一個很好的,但我們真的專注于通過工作的細節和支持我們的新的大客戶。

大衛·費伯:好的,如果可以的話,讓我們以這個音符結束吧,史蒂夫。就5G的未來而言,Verizon至少很早就點亮了幾座城市。但是,它似乎非常不確定,確切地說,這將是什么時候,將是一個無處不在的東西。你和我已經談過了,在節目上,在節目外。我們在5G時間線上的什么位置?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好的,我們正處于5G商用的開始。我可以確定,看看全球有多少個網絡,5G的第一年和4G的第一年有多少部手機上線。你會在5G上看到一個比4G更快的爬坡階段。

大衛·費伯:為什么?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嗯,有幾個原因。一個是提供5G的單位數據成本,因為你使用的頻譜太高了。因此,對于運營商來說,推出這一產品的經濟性實際上是相當有吸引力的。尤其是在流媒體視頻需求如此之大的時候。所以,你看到的商業模式,你知道,移動了很多。我們很高興能做到這一點-你知道,幫助實現這一點。搞定了。關于5G發布的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它正在全球范圍內發生。它發生在歐洲,在中國,在美國、韓國和日本發生的同一年。例如,明年將舉辦日本奧運會。很多事件都會迫使這輛車開得很快。我可以告訴你,在5G推出方面,問題是,“我們如何做得更快?”不是,“孩子,這會發生嗎?”關鍵是我們怎樣才能越來越快地做到這一點。參加你的節目的人總是打電話給我:“讓我們快點來吧。”我們快點把它弄好。那是個好地方。

大衛·費伯:所以,有能力相當快地部署它。我的意思是,你沒有給我一個具體的時間表,很顯然,你指的是CEO,無論是Verizon,AT??T,甚至是Sprint和T-Mobile,但他們都想盡快行動。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SteveMollenkopf):我們真的很想推出這款產品,在這個行業里有很多動力和活動,我們很高興成為其中的一員。

吉姆·克雷默:2020年圣誕節,蘋果會有5G IPhone嗎?你能拿到嗎?你認為如何?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我不打算談論蘋果的產品組合。

大衛·費伯:嗯,我們很感激你能和我們談論一些事情。我們非常感謝你來到這里,并期待著在未來與你談論5G,史蒂夫。

吉姆·克雷默:是的。

大衛·費伯:我們還沒弄清楚你每部手機能收到多少專利費。我們沒有發現他們付了多少錢,以及這筆交易是如何達成的-。

大衛·費伯:史蒂夫·莫倫科普夫,非常感謝你今天來到這里。

史蒂夫·莫倫科普夫:謝謝你們。

大衛·費伯:史蒂夫·莫倫科普夫是高通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編輯:WL
返回頂部 华人彩票平台注册开户 pk10两期必中方法 黑龙江选号 黑龙江时时最大遗漏 二十一点要牌策略图 vr赛车走势图 新时时彩跟号玩法 分分赛车开奖结果 彩客网北单开奖sp值最新结果 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利彩票历史试机号码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