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彩票平台注册开户|彩票平台租用
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華夏小康網  >  財經 > 正文

郭臺銘宣布參選臺灣地區領導人,鴻海接班人或借鑒“華為模式”

4月17日,據人民日報最新消息,鴻海集團董事長郭臺銘在國民黨中央黨部接受黨主席吳敦義頒發的榮譽狀后,宣布參加2020年臺灣地區領導人國民黨黨內初選。

受此消息影響,今日多只富士康概念股票拉升,A股工業富聯(601138)午后股價直線拉升,后封漲停,安彩高科亦漲停。截止記者發稿,港股富智康集團(02038.HK)上漲逾24%,鴻騰精密科技(06088)盤中上漲逾12%。母公司鴻海(2317.tw)股價已經創下近一年內新高。

兩天前,已有消息稱郭臺銘計劃將在未來幾個月內辭去董事長一職,其辭職計劃必須由董事會通過。富士康官方則在回復第一財經記者時表示,“此為不實消息,郭董只是說希望退居二線,讓年輕人把精力集中在日常事務上,他則專注于戰略方向。”而對于最新的變化,富士康方面暫時沒有做出最新回應。

有接近富士康人士對記者表示,目前最有可能接班的會是集團總財務長黃秋蓮,被外界稱為“錢媽媽”,沒有她簽字,所有投資案郭臺銘一律不看,她也是郭臺銘不在公司時最重要的代班人。但也有富士康內部聲音認為,郭臺銘在公司的個人色彩太重,短期內無法選出某個接班人,將有可能采用華為輪值董事長的方式,進行觀察。

\

“霸道總裁”

今年69歲的郭臺銘依舊很忙,每天工作16個小時,全年無休已然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

從深圳西鄉崩山的一個小小廠區,到現在成長為一家年收入近9000億元,擁有員工120萬人的“超級企業”,郭臺銘創造了“富士康模式”,就連美國總統特朗普也盛贊其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商人”。

“1988年,我在深圳寶安投資開辦了在大陸的第一家工廠。剛來的時候,這里是一片山洼子,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每逢下雨,就泥濘不堪,每個人都要穿上大大的雨鞋。不過,當時整個深圳也沒有幾條完整的馬路,不像現在,要找一條破碎的馬路反而很難。”在深圳舉行的一場活動中,郭臺銘表示,那時自己搞基礎建設:買水管、買電管,甚至所有東西。第一年,郭臺銘在貨柜屋里辦公,頂著近40℃的高溫。

郭臺銘很懷念那個時代。他說當時不管是誰,在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人人心里都有股勁,要加速干、加油干。而即便到了現在,他表示自己也要每天工作16個小時,不過“早已不是為了錢財而工作”了。

有人說,哪里有肉,哪里就有猛獸;哪里有花,哪里就有蜜蜂;哪里有機會,哪里就有郭臺銘。郭臺銘自己說,一只老虎帶領的羊群可以打敗一只羊帶領的虎群,而自己愿意做那只老虎。關于他的那本經典書籍《虎與狐》總是擺放在員工書柜的顯眼處,書名寓意成大事者須同時擁有狐貍的靈活和老虎的氣震山河威勢,才有可能在殘酷叢林中生存下來。

作為富士康中“絕對的權威”,郭臺銘的努力也許和他的創業經歷有關。

郭臺銘出生于1950年,是家中長子。由于家境貧寒,1966年郭臺銘進入中國臺灣“海事專科學校”學習,靠半工半讀完成學業。服完兵役后,郭臺銘在復興航運公司當業務員。1973年2月,郭臺銘出資10萬元新臺幣,與朋友在臺北縣創立了鴻海塑料企業有限公司,生產塑料產品。不到一年時間,因經營不善,原股東逐一退出,企業成了郭臺銘的全資公司。

當時黑白電視機剛剛在臺灣地區興起,郭臺銘便從制造黑白電視機選臺的按鈕做起。這時的鴻海不過是個規模只有30萬元新臺幣的小公司,僅有15名員工。1975年,易名為鴻海工業有限公司。1977年,在郭臺銘的帶領下,公司開始扭虧為盈。

那時候的他白天跟白班干,晚上跟夜班干,夜班散場還要連軸轉,實在撐不住,才把電話簿當枕頭,睡不了多久,大清早就又爬起來接著干。有一年過年,郭臺銘休息了幾天,反而病了一場,因此他說,“不工作就會生病,工作本身就是一種享受。”

“我沒什么優點,唯一的優點就是‘勤能補拙’。勤能補拙的原因來自于自認為是個負責任的人,該做到的就要努力做到。人笨沒關系,重要的是要有責任心、有智慧。現在聰明人太多了,肯負責、有智慧的人太少。我認為有責任心的人遇到困難,會主動去改變,就會成功。”郭臺銘說。

對于“錢多事少離家近,睡覺睡到自然醒”這句話他很是反感,表示“如果我的孩子面對工作是這種心態,我就打斷他的腿”。郭臺銘稱,在富士康,即便是大學生進來也要從基層技工做起。我們給他一個銼刀打磨模具,要求銼到一根頭發絲的七分之一那么細。這樣的水準,沒有10年功夫,加上精密機器,是做不到的。哪怕你是麻省理工、哈佛畢業的人才,都一樣不行。因為動手的技術需要時間的積累。

他認為,過去幾十年,富士康在制造加工領域積累的技術經驗和用心鑄就的工匠精神,是富士康最寶貴的財富。“想在世界上拿一枚金牌不是那么容易的,因為美國、日本、德國這些工業強國不會給你時間。我們先天就比人家弱,只能用中國人的勤勞和聰明去趕超。一遍不行做兩遍,兩遍不行做三遍,三遍不行做一百遍。”

“郭老板是少有的工作狂,基本上每周工作6天,每天都要工作16個小時以上,自創業以來很少休假。有時候即便晚上剛下飛機,也會馬上趕到公司開會,而且一開就是12個小時。”接近郭臺銘的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以前老板還會到員工食堂吃飯,現在太忙了去的次數就少了很多。

上述人士對記者表示,在工業富聯上市那天,雖然郭臺銘沒有出現在上證所的現場,但他其實也沒有閑著,一方面忙公司成立三十周年的事情,另一方面拉起了小分隊“考察”富士康門口的“無人超市”。

接班人“猜想”

在去年6月22日舉行的股東大會上,面對股東對接班人的提問時,郭臺銘這樣回答:“因未來5年是鴻海至關重要的轉型期,未來5年我還沒有考慮退休,況且先前已答應股價不到200元不會退休,這個承諾不會改變。”

他表示,培育接班人是他個人每天白天、晚上都在思考的問題,由于未來需要人工智能(AI)、物聯網(IoT)的跨領域人才,鴻海已展開相關人才的培育,但現階段還不能告訴他們“你們就是接班人選”。

事實上,在2002年,郭臺銘就思考6年接班計劃,即到2008年,通過建立聯邦制組織架構從中選擇接班人。而2006年到2007年,他已將日常營運重任分化交給九大事業群總經理。其中,三弟郭臺成四十出頭,年輕有為,外界認為非他莫屬。

郭臺成比郭臺銘小11歲。為人親和,處事謙虛低調。郭臺銘也給予三弟非同一般的重視,將PCEBG(個人計算機嵌入式)事業群交其打理,其中包括惠普、蘋果主機板組裝等重頭業務。2004年,郭臺銘決心發力鴻海一直以來并不擅長的渠道領域,郭臺成從零開始,建立CSD(通路服務部)。雖跌跌撞撞幾年始終沒有盈利,郭臺銘仍破格將“部門”級別的通路服務部提升為“準事業群”CISG(客戶創新服務群),甚至親身勉勵員工,不能失敗。

2007年,郭臺成因病去世,接班人的問題開始變得棘手,在隨后的幾年,這一問題雖然被不斷提起,但又被不斷擱置,即便是內部人看來,在富士康,也找不到二號人物。

但確定參加2020年臺灣地區領導人國民黨黨內初選,意味著郭臺銘退居二線并尋找接班人的進程將加速來到。今日,富士康方面并沒有對第一財經記者回應郭臺銘何時會退出日常管理工作,也未說明他是否會卸下公司總裁職務。

不過,在4月15日的一場活動中,對于接班人的問題,郭臺銘似乎已有了新的答案。

郭臺銘表示,“五月份董事會會擬出新的董事名單,強化董事的經營,把我個人色彩降到最低,我們有個日本的團隊就把夏普經營得不錯,其他新的業務,安全、健康,不見得全部是制造,都有非常強的團隊,我投資看未來定大方向,把我這45年的經驗給我一點時間寫成一本書對內傳承、對外扶持其他企業。”

他強調,公司未來的大方向還是會由他來參與指揮,日常運作會退到第二線。“我覺得應該淡化我的個人色彩,我已經69歲了,45年的經驗能夠傳承給他們,這是我現在訂的目標,讓年青人早點學習早點接班,早點取代我的位置,我能夠騰出點時間來為公司的未來做長期的規劃。”

有接近富士康的人士表示,接班人方面有可能會效仿華為,采用輪值總裁的方式。據記者了解,華為的輪制度起源于2004年,彼時的華為組織架構中,沒有中樞團隊來做決策使美國來的顧問非常驚訝,于是建議華為組建中樞組織,由部分主管擔任輪值CEO,期間要對企業決策和績效負責任,而后演變為今天的輪值董事長制度。

按照華為官網的描述,輪值董事長的職責是對內聚焦公司的管理,通過領導董事會常務委員會和董事會的工作,帶領公司前進。輪值董事長在當值期間是公司最高領袖,領導公司董事會和常務董事會。輪值董事長輪值期為六個月。

第一財經記者從公開信息看到,目前鴻海的高管團隊中有5名董事,分別為陳振國、毛渝南、呂芳銘、黃清苑以及宋學仁,獨立董事為王國城、李開復和詹啟賢。其中,陳振國為富士康科技集團董事、副總裁,毛渝南曾被選舉為工業富聯董事長及董事,后因工作繁忙辭去董事長一職。

另外作為鴻海財務的“掌權管家”黃秋蓮也被認為可能接班。

從鴻海成立第一年開始,黃秋蓮就是郭臺銘身邊最重要的合作夥伴,“其他人換來換去,黃秋蓮永遠在,郭臺銘到哪里都帶著黃秋蓮”,一位產業人士觀察。

在所有最重要的資金調度、控管上,都由黃秋蓮完成。在鴻海,即使各事業部副總裁看到她,都要親切叫一聲“錢媽媽”。“鴻海人說,郭臺銘蓋章,你未必能拿得到錢;黃秋蓮蓋章,你一定拿得到錢”,上述觀察人士表示,在鴻海集團,郭臺銘主要擔任鴻海的董事長,但在鴻海集團 841 家關系企業公司中,黃秋蓮擔任董事長或董事的相關公司就超過 80 家。

但上述人選均達不到郭臺銘所說的小他20歲的“年輕人”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郭臺銘主張的“分拆”上市,已經將鴻海推向控股公司的方向發展。外界揣測郭臺銘是希望利用這種方式“賽馬”,從而選出最合適的接班人選。

目前,郭臺銘把鴻海的生意版圖劃分為12個次集團。按照他的規劃,未來鴻海的組織架構將不再以并購擴張為主,而是針對成熟的產品、產業或事業體,進行分家、分權、分立后,讓每個次集團均能健康成長,而不用受到鴻海低本益比的影響。在每一個次集團中,都將誕生一位總裁。同時,財務、專利等部分仍將由集團母公司控制。

郭臺銘曾經對記者表示:“富士康現在已經把經驗系統化、制度化,所以我確保在接棒后的三到五年,經驗會繼續傳承,當我在經驗傳承過程中,不能讓底下的人不敢犯錯。最近有很多事業群主管來問我問題,我就跟他們講,你這樣做會有什么優點,什么缺點,但是決定要靠你自己來做,我支持你的決定,我是這樣在教他們做事情。但當我認為這件事動搖根本,我就會出來干涉。大部分事情不動搖根本,我盡量讓他們犯錯。”

編輯:WL
返回頂部 华人彩票平台注册开户 北单每天几点开奖 e球彩玩法窍门 赛车规律 上海时时开奖视频直播 下载腾讯十分彩开奖结果 新时时彩走势分析 极速赛车3码公式图 pk10冠军固定公式技巧 足球数据分析软件app 云南福彩时时彩开奖结果